融资牛|昌进生物 · 完成1.4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由食芯资本领投

海若镜 · 36氪
2022-06-23
来源:商道创投网·创投门户平台

faedab64034f78f04b519ccb7e310a55b3191cab.jpg


商道创投网2022年6月23日从官方获悉:微生物合成蛋白企业【昌进生物】近日完成1.4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由食芯资本(Bits x Bites)领投、斯道资本、夏尔巴投资、高瓴创投、远翼投资、碧桂园创投参与投资;2021年底,公司完成5500万元的Pre-A轮融资。元启资本担任独家财务顾问。

昌进生物创始人、CEO骆滨表示,能够半年间完成近2亿元融资,一方面是基于自身的技术突破、系统整合、目标兑现能力,微生物蛋白一期5吨罐实验产线已投产,6条50吨罐产线设计完成,9000平方米的厂房已在建设中。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昌进的业务方向,符合国家节约耕地、低碳减排、保障粮食供应的战略需求

5月10日,发改委印发的《“十四五“生物经济发展规划》提出,“发展合成生物学技术,探索研发‘人造蛋白’等新型食品”,再次提振了行业信心。对于合成生物学创业公司而言,“选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所选品类一定程度上决定了公司未来商业化的天花板,新型产品能否在市场上有持久生命力,与国家政策导向息息相关。

筛选、驯化出优势菌株

创立昌进生物之前,骆滨先后在粮食加工贸易、食品制造、生物提纯研发方向创业,有多年的创业经历。“可食用新型蛋白,既要求对农业基础原料有认知,又是用生物技术去解决问题,最后的商业化方向又是食品,正好将我的经历、能力系统结合起来。”

骆滨表示,此前几次创业也都带领团队做到行业前列,苦于细分领域天花板较低,做成了“桌子下的巨人”。因此,再度创业选品时,他选择了“新型蛋白”这个市场足够大、天花板足够高的品类。肉蛋奶海鲜等蛋白质消费市场是近万亿美元的市场,据波士顿咨询数据,预计2035年新型蛋白会占到全球蛋白质消费的11%-22%。

“合成生物企业从技术研发,到产品转化、市场准入、推广销售,中间隔着很多环节;要求团队具备很强的战略规划能力,在重大技术突破和商业化落地之间,做准取舍选择,寻找到适当的平衡点,”斯道资本合伙人蔡蓉表示,凭借在食品行业近30年的经验,昌进生物创始人骆滨的战略规划能力很强,在创业之初,对技术研发、市场需求、销售策略和节奏就有全盘把握;尽调过程中,公司展现的执行力、研发里程碑兑现的速度也高于预期。

目前,昌进生物的研发团队由微生物学专家廖丽博士领衔,包括微生物、分子生物学、发酵工程、应用转化四个研发部门的30余名跨学科博士和硕士。廖丽博士主要研究逆境微生物,包括多种极端环境中的微生物资源及其开发利用,擅长从环境、生态、进化、功能多维度挖掘微生物资源。

昌进生物用于生产新型蛋白的菌株是如何找到、并进行驯化的?

为了掌握核心菌株与知识产权,公司组织了多地域、多类型、多环境特征的样品采集,开展菌株分离、筛选和培育研究,建立菌株活体资源库,通过多维度优选和驯化,获得适宜商业化开发的核心菌株,并取得菌株的专利保藏,用于第一代微生物新型蛋白生产。目前第一代新型蛋白5吨罐系统的产线已正式投产,可以满足批量商业化样品级需求。

基于昌进菌株库的菌种资源,结合基因工程、分子生物学、多组学等技术,进一步开发出多个底盘细胞,并建立内源基因元件库,用于第二代新型蛋白产品的人工合成。目前二代异源表达乳蛋白的表达量也逐步攀升,计划短期内在美国获得准入。

在采访中,骆滨表示特别感谢众多帮助昌进采集过样品、不知名的朋友们;目前表现比较好的几个菌株,主要来自内蒙古草原牧区、云南香格里拉山脉周围村落。

昌进的底盘细胞搭建完成,花费了一年半时间,后续研发进度不断加速。基于多个底盘细胞、模块化的元件库,能实现“即插即用”乳蛋白合成,当前完成不同目标蛋白表达,最快的研发周期为七天。

对于昌进的两代技术,夏尔巴投资董事总经理邓暄表示:在微生物新型蛋白这一方向,昌进生物与国际同行处于同一水平线,某些方面甚至会更领先。昌进的第一代产品已比较成熟,从监管到商业化推广预计会比较通畅;第二代产品技术更代表未来,因为其产品营养价值、口感、绿色环保等方面更具可塑性,一旦准入和监管层面实现突破,在成本可控的前提下,商业爆发力会比第一代产品更强。

工艺放大:将从摇瓶走向50吨产线

对于合成生物企业而言,解决从实验室摇瓶走向规模化产线的“工艺放大”问题,至关重要。据了解,昌进生物在青岛落地生产发酵基地,计划建设6条50吨罐产线,这一生产基地实现全部量产后,新型蛋白年产量可达到6000吨。

据骆滨介绍,昌进已经进行了工艺逐级放大:从摇瓶到5L、50L、500L,再到1吨、5吨。当前各批次新型蛋白的差异率在5%以内,未来将进一步缩小。之所以能保持各批次产品品质的基本稳定,他表示核心还是要有稳定的工程菌株,且菌株的保藏、传代有完善的操作流程,生产过程也需精确规范。

那么在生产中如何提高新型蛋白的产率?

骆滨表示主要是原材料、能耗、人力三方面成本优化。核心仍在于菌株改造,一来在同等产出的前提下,降低培养基成本,提升碳氮转化效率;二来可以据温度的耐受性、培养时间的缩短去改造菌株,进而降低能耗成本;第三则是通过提高自动化、规模化生产能力,降低人工成本。

“昌进积累了菌株研发和底盘构建能力,并且在发酵和提纯有丰富经验,生产的新型蛋白营养成分佳,颜色和味型均是理想的乳制品原料,成本结构随着发酵规模提升而有竞争力,”食芯资本合伙人周桓达表示。“用少量天然资源,生产大量优质蛋白原料,高度符合食芯资本less is more的投资理念。”

目前,昌进生物的一代新型蛋白已经生产了牛奶、酸奶、饼干、巧克力、糖果、面包等概念产品。至于未来的商业模式,公司规划先开展2B业务,然后尝试2M业务。当前在与大型食品品牌商沟通时,环保、减碳能力是品牌商关注并倾向选择新型蛋白的动力。

在骆滨的设想中,昌进要在可食用蛋白这一垂直领域走下去,做到深、强、大;因此短期不做平台型、多品类探索。“未来等我们的技术稳定到一定高度后,或许可以鼓励青年学者用1/3的时间,做一些奇思妙想的尝试。”

新型蛋白,是近年来投融资的热门赛道之一,在海外也诞生了多家企业,获得融资支持;如美国的Perfect Day、以色列的Imagindairy、新加坡的TurtleTree等。当前以燕麦奶为代表的植物奶,已经在中国市场闯出了口碑,消费者对其接受度也给予了微生物蛋白厂商以信心。

官网文章底部统一二维码_2019.08.jpg

下一篇:这是最后一篇
上一篇:这是第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