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期 | 清控银杏创始合伙人罗茁:筹建清华创业园,6年培育8家上市公司

安雯、江心
2022-07-13
来源:《我是创投家》

640.jpg

罗茁 先生

清控银杏创投   创始合伙人

《我是创投家》第10期 创业投资人嘉宾


创业投资案例

(部分)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左滑查 清控银杏创投 已投案例



私募股权投资在中国发展时间不长,与传统行业相比,它有着“一本万利”的光环。有人投身其中,为了高回报率。但也有人是担负振兴中国产业的重任。清华才子罗茁先生就是其中代表。不管是创业还是投资,他都以母校教诲为出发点,侠义心肠让他被业内尊称为“罗老师”。


本期商道创投网旗下《我是创投家》将为大家介绍的是清控银杏创始合伙人罗茁先生,罗茁先生将会为大家讲述如何从业余的投资人,华丽转身为一名优秀的硬科技老猎手,成功培育多家原创上市公司的秘诀是什么?对于创投机构和被投企业之间的关系,他又是如何看待。

01、路在何方


80年代毕业于清华大学的罗茁,和当时很多人做出一样的选择,进入政府部门。他主要负责的是重大工程项目的咨询事项。1999年新世纪来临之际,罗茁受邀参与了清华创业园的项目。为此,罗茁和校友一同组建清华科技园孵化器,运用自己的科学理论知识,扶持科技型初创企业。

万事开头难,更何况1999年左右的国内,大家对于“孵化器”这一外来词汇一无所知,加上2000年国际市场遭遇互联网泡沫破裂,多国被波及。哪怕当时已经募集到孵化器公司注册资本1580万元,但是因为经济萧条让这些创业公司举步维艰,常常要出售设备来抵扣租金。面对这一现状,罗茁一次性付清了学研大厦A座九层和十层十年的房租,将原来的“押三付三”,变为“押一付一”,给创业者提供更广阔的发展空间,缓解经济危机带来的“余震”。

解决了租金问题后,罗茁及其它清华创业园的创建者们深刻认识到改变租金交付方式只是解了燃眉之急,没有从根本上帮助到创业者们,他们需要认真考虑一下孵化器该如何生存、运营与发展。一群最强大脑历经整夜的讨论,最后探索出一条国内还没人走过的路“参股早期创业企业,与创业企业共同成长”。自此,以罗茁团队为代表的国人,运用“孵化+投资”创新模式,成为了中国孵化器时代的代表人物,拉开了中国私募股权投资的序幕。


02、摸着石头过河


罗茁团队的创新理念,并没有得到同行的认可,但他并没有气馁,努力找寻优质的科技项目。2001年,罗茁遇到了濒临破产的数码视讯。数码视讯研发出新产品,但是因为竞争对手是强大的华为,所以面临零收入的困扰。在与创始人郑海涛见面后,罗茁很认可郑海涛本人的能力以及对未来市场的预见。在不被众人看好的情况下,罗茁伸出援助之手,为数码视讯注入50万资金,助力郑海涛谈成第一笔生意,缓解了资金运作的残局。同时,他还鼓励郑海涛放手一搏。

这是罗茁团队所在的清华科技园孵化器的第一个投资项目,也被人笑称为“助人为乐”的项目。后来,数码视讯扭转乾坤,成功上市,为罗茁团队赢得了满堂彩的同时,还带来了3亿元的回报金额。

孵化器时代是罗茁最艰苦的时期,他一面挑选项目,相继参与了对“中文在线”创始人童之磊,“兆易创新”创始人朱一明的投资;一面陪伴创业者成长,尽心为其排忧解难。在他看来,“这是一群真正有抱负、有理想的年轻人。他们心智坚韧,稳扎稳打,绞尽脑汁地想做成一件事。我又如何能抗拒?”

正是在罗茁团队的坚定支持下,兆易创新创始人朱一明和薛军坚持了12年,不懈努力,最终成功上市。罗茁表示:“我们甘愿坚持十二年,因为我们看到了这个项目能为中国半导体行业带来的贡献。”


03、硬科技的“老猎手”


随着2007年“启迪创投”的成立,罗茁团队历经八年的积累和磨炼,从最初的业余梯队,扶摇直上,晋升到国内科技赛道第一梯队。那个最初不被同行认可的投资团队,现在变得羽翼丰满,所向披靡,令人刮目相看。

启迪创投时期的罗茁团队走进大众视野,在业内的口碑越来越好。2010年,启迪创投十年磨一剑,迎来了爆发年,旗下投资的数码视讯、海兰信、世纪瑞尔相继在创业板上市,引来一片哗然,启迪创投自此成功从业余队蜕变成职业队。

2015年,启迪创投改名“清控银杏创业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同年,为了增强国内市场创业创新,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委托清控银杏在内的4家机构,进行子基金的投资管理。6年时间里,清控银杏累计投出92个项目,超过40亿资金。

自1999年清华创业园建立以来,罗茁团队规模越来越大,投资项目超过150家,管理的基金规模超过百亿人民币,投出了互众广告、中文在线、汉邦高科、兆易创新、岱勒新材等在内的多家上市公司。 


04、先播种,再不断加磅


不同于一些投资机构的“广撒网”模式,清控银杏执着科技赛道20余年,哪怕在互联网赛道爆发之际,众人选择热门项目,罗茁团队仍旧坚定赛道。近些年,清控银杏绽放异彩,压中许多明星项目,在众多投资机构中,一骑绝尘,成为硬科技赛道的领路人。

提到投资理念,罗茁先生表示:“要投得早,还要不断加磅。”清控银杏的多名创始人都是毕业于清华大学,他们依靠自身优势,专注科技领域。与业内“10%的成功覆盖90%的失败”的早期投资模式相比,清控银杏采取的是精准集中目标。

罗茁先生将早期投资比喻成播种,“通过撒种子,先挑中了一批有潜力、有成长性的企业,之后就是通过资本的助力,沉淀技术,然后收获。”按照这一理念,清控银杏先选一批小而精的项目进行投资。随后,就是对于确定的项目不断加磅。“不同于互联网项目的爆发式成长,技术创新是涓涓细流,终点则是大江大河。而我们是长跑型投资选手。”

此外,罗茁先生还强调了早期的挑选和后期的加磅逻辑是完全不同的。赛道的未来趋势、团队能力的判断以及项目的成长空间都会决定投资的成败。后期的不断加磅是对创业者以及产品的高度认可,也是对初创公司快速抢占市场,提高市场占有率提供很大的帮助。

安扬激光是清控银杏投资轮次最多的企业。当初选择投资安扬激光主要因为创始人陈抗抗在激光领域有着极强的研发能力。她的团队骨干成员有着10到20年的激光器行业积累。该公司的核心器件已经实现了国产化。因此,清控银杏果断投资了安扬激光的每一轮融资,成为了最大的机构投资人。安扬激光没有辜负清控银杏的青睐,不断克服市场难题,还在全球经济受到疫情的影响下,打开了国际市场,赢得多国的认可。


05、帮忙不添乱,到位不越位


改革开放促进经济发展同时,也带动了创投行业在国内的出现和成长。罗茁先生表示,与国际创投行业相比,国内创投机构对投后管理和企业的增值服务方面稍加欠缺,这会影响创投机构和被投企业之间的合作。“作为创投机构,应该提供的不仅仅是资金,还应有对人力资源、市场拓展、技术研发、公司治理、战略规划、外部资源、后续融资、上市服务等方面的引导。”

科创板自2019年开市以来,帮助科创企业的长远发展,在国内形成了新的经济市场格局。此时的融资能力已经不能成为的创投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只有与强大的投后管理和综合服务能力相结合,创投机构才能更充分地承担发掘、培育、扶持骨干创新企业的重任。”

创投机构与各行各业的企业家打交道,对创业者在不同发展阶段可能会遇到的挑战,有着非常多的了解。这些宝贵经验也是初创企业是否能上市的重要借鉴。罗茁先生指出,创投机构为被投企业提供的投后管理,应该是以引导为主,依据被投公司的实际能力,进行专业化聚焦,以开放的心态,提供体系化的增值服务,建立一个专业的投后管理服务团队,为创业企业保驾护航。期间创投机构要保持“授人以渔”不是“授人以鱼”的管理心态,做到“帮忙不添乱,到位不越位”。

投资是一场长途跋涉,一路走来,罗茁先生不断努力,以母校为基准,坚定赛道,打造自己的投资逻辑,沉淀经验,培育了多家上市企业。他从最初的不被同行看好,到硬科技赛道的优秀捕手,证明自己实力的同时,也为中国创投行业献出绵薄之力。


06、清控银杏创投 简介


2022713

清控银杏创业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清控银杏”)是清华控股有限公司旗下由团队主导的创业投资管理机构,成立于2015年,总部位于北京,在广州、武汉、南通和深圳设有办公室。   2016年,清控银杏成为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实体子基金——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江苏南通有限合伙)——的管理人。目前,清控银杏团队管理的总资产规模超过百亿人民币,投资项目两百余家。   

清控银杏团队自1999年开始从事早期科技投资业务,先后创立了“清华科技园孵化器”、“启迪创投”等机构品牌,形成了有明显特色的投资理念和团队文化,核心成员共事超过十五年,实现了优秀而稳定的基金收益,得到了包括中央财政在内各类出资人的高度认可和持续支持,多次获得极具行业影响力的奖项。   


清控银杏将专注于继承和发挥基金管理团队积累的丰富经验和业绩,进一步巩固市场化、专业化的业务理念,树立全新的创业投资管理机构品牌,全面承担清华控股产业布局中早期投资、科技投资的功能。清华控股将在清控银杏未来募集的基金中持续承担基石投资人之职责。基金管理团队将继续承担和完成在“启迪创投”体系下募集的基金的投资退出管理工作。


图片


(↑向上滑动屏幕可以查看完整简介)


·特邀嘉宾 | 清控银杏 创始合伙人 罗茁   先生

·联合出品 | 清控银杏创投

·出 品 方 | 商道创投网

·发 行 方 |我是创投家

·主 笔 人 | 商道创投网   安雯、江心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shangdaovcXiaoJun

官网文章底部统一二维码_2019.08.jpg

分享
下一篇:这是最后一篇
上一篇:这是第一篇